如何评价美国电影《黑水(dark waters)》

第二代码 2021年12月11日19:26:26
评论
12

1.

黑水》根据真实事件改编,是2019年最不应该埋没又确实被埋没了的一部电影。在疫情期间,尤其需要反复观看。

导演是托德·海因斯,此君作品多铺张华丽,如《天鹅绒金矿》《寂静中的惊奇》等,但《黑水》却返璞归真,质朴无华,甚至有一丝沉郁,但绵里藏针,力量万钧。

《黑水》核心讲述的仍然是美式英雄主义,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律师,用二十年的时间,硬扛世界五百强企业。但托德·海因斯并没有滥用情绪,反倒是一直引而不发,全片最让人动容的一幕出现在后半段。

杜邦公司效仿当年烟草企业的手段,将一场涉及到3535人的大规模诉讼,拆分成一个一个单个案件去庭审,以拖延时间,进而逼迫当事人撤诉。

但比洛特选择一个一个去应对。又一次开庭前,法官看到他,问了一句“你还在?”比洛特回答,“我还在”。

律师比洛特由饰演过绿巨人的马克·鲁法洛饰演,在影片开始时,他刚刚成为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,佝偻着背,神情木讷,语句迟缓,和印象中伶牙俐齿的律师很不一样。

其实,比洛特的形象,就是《黑水》美学风格的微观。影片所宣扬的英雄主义,并没有滥用煽情和口号的花边,而是一直在隐忍,一直在默默地行动。

2.

由此《黑水》这部电影告诉观众一个生活中最有可能的英雄是什么样的,不是挥斥方遒,不是叱咤风云,不是慷慨赴死,而是一直被误解或者是根本无人关注,是在极有可能失败的情况下,仍然坚持去做。

英雄,在大多数时间里,都是一个失败者。

所谓英雄行为,就是在杜邦公司一个储藏室里,用几个月的时间,翻阅11万页的文件。

就是成功搜集到了6万9千个血液样本,实现了现代流行病学样本库的组建。

就是在漫长的等待中,屡次减薪,孩子上学的学费都出现了问题。

就是自己中风,倒地不起,痊愈后,继续上庭。

就是日复一日地承受妻子的不理解,合作伙伴的恼怒,曾经信任他的人对他的谩骂。

是朋友反目,是众叛亲离,是一场可能永无止尽的孤独之旅。

从1998年到2015年,比洛特虽然取得了3535起案件的全部胜诉,但杜邦公司付出的所有赔偿还不到十亿美金,而仅仅是1999年一年,杜邦公司就通过该技术获得,超过了十亿美元的净利润。

英雄,可能只是历史的偶然。

英雄的胜利,也可能是一场壮阔的失败。

3.

在比洛特巨人一样的坚守里,众生的反应,也是这部电影的幽微之处。

那位农民已经死去,也就是说最初的策动力量已经停止,一同停止的,还有他对比洛特永不停歇的嘲讽。

小镇上的人,几代人都为杜邦公司服务,他们从杜邦公司获得工资,养活了一代又一代人。答应签名控告杜邦公司,也不是因为他们意识到了特氟龙的危害,绝大多数人是因为可以拿到一笔补偿。

所以他们对比洛特的感激,被时间拉扯得无限漫长之后,变得恼羞成怒。

比洛特的压力,同时来自于施害者和受害者。

事实还远不止于此,当年支持他的律师所老板,也在时间面前,不得不低下头,一次削减他的薪金。

妻子也是在他中风之后,才发现他不是一个失败者。

英雄,从来都是悲怆的,所谓英雄的壮举,都是悲怆到极处而分泌出的壮烈。

4.

影片最后,杜邦公司赔偿了部分受害者,但他们的技术仍然在全球广泛应用。

这就是疫情期间需要反复观看这部电影的原因,全球科学家一直在探讨新冠肺炎的起因,但不管具体的原因是什么,人类都应该反思科学伦理滥用的问题。

杜邦公司将军事技术应用于民间,以获取高额利润,但隐性的伤害却将永久留存在人体,慢慢地以肺癌、胰腺癌、畸形婴儿等形式发作。

需要控告的不仅仅是片中提到的不粘锅,不粘锅是我们眼睛可以看到的,可不沾锅中的特氟龙是我们看不到的,就像我们看到用化学药水除草,看到无限制使用化肥,动辄人工降雨,却看不到这些技术背后,化学滥用的深远危害。

我们是受害者,也是施害者。

病毒是一种相对说法,病毒对人类而言是病毒,但对自然界而言,又何尝不可能是免疫系统的一种自净行为。

人类,会不会已经成为自然界的病毒?

5.

《黑水》还涉及到另一个问题,就是目前全球都在发生的大公司病。

公司大到一定规模,会形成自己独特的行为方式、交流方式,甚至是独属于这个公司的审美、道德,甚至是默契的法律,大多数时候,管这叫企业文化。

有的企业文化是正义的,与法律和道德并行。有的公司文化是邪恶的,有可能与法律并行,却与道德逆向而行。

即便是符合正义的企业文化,仍然负有原罪。

企业大到一个团体的规模,就需要承担相应规模的社会责任,就需要从社会群体利益的角度考虑和执行。可在现代的大企业语境中,追求利益最大化就是最大的正义,考虑的永远是少数人的利益。

在最近无数的社会新闻中,我们都能看到二者之间令人绝望的撕裂。大企业,随时变身流氓土匪,杜邦公司,不是个案。

一部电影,都是一个综合结构,有形的如故事、表演、人物,技术。无形的如情感、倾向等。

有的电影,其力量的驱动是表演,如《钢琴教师》,没有于佩尔的表演,本片就不成立。

有的是技术,如《地心引力》,如果不能解决失重状态下的表演,影片就无法拍摄。

有的是时间,如《谜一样的双眼》里,1974年,庇隆重新执政末期的阿根廷,就是故事全部的冲突核心。

有的是艺术思想的尖锐,如《敦刻尔克》,关于二战的电影里,最大的敌人是士兵心里的恐惧。

《黑水》和《熔炉》一样,都是事件本身的震撼大于影片本身的力量,这恰恰是电影的使命之一。

【本文源自公众号 阿郎看电影】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第二代码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11日19:26:26
  •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ecode.org.cn/525/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